美丽(?

給自己的頭像www

綺綺綺綺綺——綺羅生!*・゜゚・*:.。..。.:*・'(*゚▽゚*)'・*:.。. .。.:*・゜゚・*

大型分手現場💔
I hate bj
溫皇就因為慫了,結果從ex直接變成自己ex的現男友的老丈人(⋯
溫皇:涼了涼了。

黑天小时候是真的皮233333
坎哈超级可爱啊,但其实13版还好,我更喜欢古早版的小奎师那,那个扮演者小妹妹是真的可爱XD

道长尘逸,华山尘矣
相亲相爱,永不分离(。

“哎呀黑白郎君,我抱不动你了。”

“那就放本郎君下来啊!!”

之前看幺儿们跟奶妈的互动,那句幺幺儿我抱不动你了印象深刻,如果我家小天使是饲养员的话,再怎么辛苦也会将这只滚滚抱起来哄哄吧❤️

p.s. 请不要刷恨心cp向tag。

檐下无霁

发布了长文章: 檐下无霁

点击查看


·灵感来源于小睡眠的雨声

·空网空无差别

·意识流小短片

·接受?ready,Go——

【1】 

        戮世摩罗醒来的时候,只来得及感受到些许冰凉,以及缠上指尖的一缕棕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抬起头,映入眼帘的,是网中人平静的睡颜。 心下觉得莫名,又不忍吵醒身下的魔(虽然戮世摩罗并不确定他是否睡去)只得忍着不耐,缓缓撑起身子,盘腿而坐,好借此刻不停歇的大雨冷静下来,理清思绪。 

        眼前所见,是一处屋檐底下,正直夏季,暴雨倾盆。檐下风铃吹打,发出叮咚的悦耳声音。拾起因起身而落下的外袍,瑰紫羽织,似乎是东瀛之物。想了想,戮世摩罗还是将它搭在网中人身上。 本来就有够冷血,我可不想再抱着一只冰滴嘟。

【2】 

        “阿网,阿网。” “不过是这么喊喊而已,你就生气了。这次你我走到绝境,经历蜕变之法,你还会记得我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会记得我的,一句阿网就这么生气,想必之前从未有过吧。” 

          …… 吵死了,臭小子。熟悉的想法,浮现在网中人脑中。 混沌的意识渐渐清明,艰难的开合嘴唇,在一瞬间,仿佛如同久旱逢甘霖,喉咙间的话终于说出,声音一如既往的沙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…永生永世,不会忘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睁开双眼,跃入眼中的,是檐下与风铃。遍体鳞伤,海角天涯,似乎已经是很久的事情了。他试着抬手去摸面具,万幸,身体并无大碍,面具依旧在他脸上。不过不知谁将他发冠卸去,披头散发的,终究是不甚方便。 

        虽说与之前记忆的认知并不吻合,可网中人也不太在意。蜕变大法洗去他太多的记忆,他唯一能做的,只是守住他要走的道路而已。此地陌生,更可以说是莫名其妙,不过又如何? 

        而当他注意到某个绿头发男孩儿的脑袋在他胸前,平稳的呼吸起伏,心中的茫然化为几分尘埃落定般的安心。

【3】

         风雨凄凄,一夜无霁,而戮世摩罗也望了魔半宿。

         发冠不再,散下的发丝让眼前的人更多了几分柔和,抚上黑金面具,冰凉的触感蔓延至掌心,不禁打了个寒战。像是不服输般,顺势而抚上网中人的嘴唇。

        薄如蝉翼,真绝色也。戮世摩罗心里美滋滋的想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无形之中,他俩已被困在这处数日,如同梦境,若不醒来,是怎么也走不出去的。 他有些颓然,干脆就拨开网中人的手,趴在他身上,凝视着他的容貌。 

        他想问,你睡着之前用的蜕变之术还是之后? 

        他也想问,你知道这是什么所在吗?我连你为我结的茧都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    修罗帝国的危机能不能暂时放下,这个梦还不错,我噶意,不想太早醒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你还记得我是谁吗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罩上的珠串晃动着,另一只眼,则是不知什么时候阖上了。

【4】 

        弱小的人类,真是麻烦。 

        等了数日,仍不见他醒来,网中人觉得有些烦躁,却也只能耐心等待。 大雨依旧,似乎永不停歇。戮世摩罗安睡的样子,如此安逸,与素日不同,连三尊见了他也是躲着走过的。没有魔愿意去惹一个显得就很狡猾多变的人了,更何况一向省事的他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知道他厌烦了还纠缠得紧,怕是一开始就互相看不顺眼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不过,自己允许了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想着,他将戮世摩罗的头轻轻按下一点,听着他发出哼声,不由一笑,右手环过来,拥着他继续如同永眠的梦。

         也许下一刻醒来,就是他骄傲的站在修罗帝国之内,坐拥人界疆土,而他也将兑现承诺,以兵相迎。 

        臭小子,可别失信于网中人啊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fin


1/5